image.png

近日,山西省吕梁市临县招贤镇工农庄杨汝青等群众反映,位于兴县魏家滩姚子峁村的晋绥耐火有限公司打着开挖陶瓷土的旗号,大量盗采国家稀有矿产资源铝钒土矿,周围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这家企业开采铝钒土矿已经长达十多年之久,却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有效监管。

根据杨汝青等人提供的视频及图片资料显示,该采矿企业的输送履带正在运转作业。进入生产厂区,伴随着设备的轰鸣,大量矿石从输送履带直接倾倒在地面上,下方已经堆起将近两米高的矿堆。整个厂区依山而建,地面沙土裸露并未硬化,生产设施和办公场所以及员工宿舍都异常简陋。从公路到厂区的乡村水泥道路,早已被进出企业的运输车辆,碾压的支离破碎,坑坑洼洼。该企业连续昼夜生产,即使在今年的疫情和“两会”的严管期间,都没有停止过,附近村民在家就能听到地下炸巷时沉闷的响炮声音。

image.png

根据了解,这家涉嫌非法生产的企业——兴县晋绥耐火土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5日,法人代表为成永忠,《采矿许可证》准许开采类别为陶瓷土。这家企业原为闫狗旦、闫晓明父子所有。2006年6月1日,闫狗旦在兴县注册成立山西兴县晋绥耐火土材料有限公司,公司地址在兴县魏家滩姚子峁村,核准经营:铝钒矿购销,耐火土开采加工。吕梁市国土资源局批准颁发采矿许可证准许开采的矿种是陶瓷土。2018年5月9日股东变更为:高香平,成永忠,乔德华,委托高元平(小名三求)经营。杨汝青等证实,虽然股东变更了,但实际控制人依然是闫狗旦父子及幕后。

调查中该矿一李姓负责人介绍:“他们是只有开采陶瓷土的手续,但开采铝矾土是当地政府为了发展经济采取的一种变通方法,是政府默许的,不久以后就会变更为可开采铝矾土的手续。”在行政许可系统的查询行政许可信息里我们又看到由吕梁市安监局于2015年11月15日下发过的[2015]26号文件对晋绥耐火土有限公司的陶瓷土开采许可证和非煤矿山安全许可证也于2018年11月15日到期了。

image.png

铝矾土矿属于稀缺资源, 铝土矿石已被列入国家战略资源,为规范铝土矿资源的开发利用秩序,早在2006年,山西省专门出台了《山西省铝土矿资源开发利用规划》,明确指出:严禁变相以开采陶瓷粘土、耐火粘土、山西式铁矿等为借口开采铝土矿;从严审查其采矿权的延续与换证;严禁氧化铝企业收购无证开采的铝土矿,进一步完善铝土矿资源补偿机制和对资源税费政策的执行,有效保护和利用好山西铝土矿石。

据了解,黏土矿与铝矾土矿经常混合在一起,两者的区别在于矿石中铝元素与硅元素的比例,铝硅比(即铝的含量除以硅的含量)在4以下的是黏土,可用于炼制耐火材料,铝硅比在4或以上的即为铝矾土。以开采黏土名义,持有黏土采矿证,实际却在开采铝矾土,这在山西铝矾土行业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image.png

吕梁市方山县张志雄,因批准开釆耐火材料而实际开釆铝钒土,被定为私挖乱釆破坏国家矿产资源罪,连同伤害他人被定为黑社会性质犯罪,合并判处有期徒刑25年。

这家企业有何通天本领和坚挺的幕后保护伞,竟然能在全国上下加大反腐败力度,加大打击私挖滥采执法力度,加强行业监管力度的高压态势下,却依然能肆无忌惮地开采、加工、销售国家战略性控制矿藏铝矾土矿。

根据相关诉讼文书和网络材料进一步梳理得知,吕梁临县籍闫狗旦就是被举报不断的“夺矿大王”。媒体实名举报《视百姓为草芥想打就打 把法律当工具想拘就拘》----吕梁闫氏父子凭这把保护伞作恶多端富甲一方。就是这把坚挺的保护伞纵容和推动闫氏父子利用政府公权违法炸毁合法煤矿,私刻公章、伪造协议巧取豪夺临县招贤镇高家庄、高家山乡后庄煤矿等4座煤矿。

image.png

媒体报道称:“闫狗旦父子‘巧取大金蛋’,受害人三千万投资血本无归”,“临县人民政府为何坐上被告席”。

占有了四座煤矿,闫狗旦等并不满足,把触角延伸到非煤矿山。2006年6月1日,闫狗旦在兴县注册成立兴县晋绥耐火土材料有限公司,以开采陶土为名,跨过国土部门的监管,越过陶土层,肆无忌惮大量开采铝钒土5年之久,私挖乱采严重破坏国家稀缺矿产资源,偷逃资源税款和所得税款,非法获利数亿元。

(来源:反腐法制资讯 爆料人 杨汝青)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暂无留言,赶快评论吧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