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棉县执行局对解放路三段550号房屋的拍卖执行造成我无房居住,不当维护了“高利贷”“低于市场价百分之三十购房人员”的“合法利益”。同时,石棉县法院在拍过程中违规,对执行异议不予回复不当剥夺我们的权利,同时也减少了延缓拍卖的时间,最终导致房屋被拍卖。目前,按照有关规定必须在20天内拿到有效裁定才能阻止执行,我们已向雅安市中级人民检察递交抗诉,向四川省人民法院对刑事判决进行申诉,申诉抗诉尚在审查,跪求转发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帮助维权。

事情主要经过:

2009年7月27日,李建某、李锦某夫妇经与宋仕某、李俊思三人协商达成了联建房屋协议,协议约定由李建某、李锦某提供地基、相关手续等,宋仕某、李俊思提供全部资金进行修建。后由于李锦某死亡、宋仕某因故退出(二人的债权债务已结清),该房屋就由李建某、李俊思联建,2010年3月1日双方签订了联建房补充协议,协议约定由李建某提供地基、相关手续等,李俊思提供全部资金进行修建该房。

协议签定之后,李建某完成了协议约定的义务,李俊思也提供资金进行前期工程的修建。但之后由于资金不足,李俊思无法继续履行联建合同的相关义务,导致房屋停工。为完成房屋后期修建,李建某与李俊思分别于2010年4月10日、2010年11月29日和2011年4月20日分别签订联建房屋补充协议,协议约定分别将五楼右边一套135㎡,六楼右边一套135㎡,六楼临街面三套共324㎡;四楼和二楼全部划归李建某所有,售房款项均全部用于完善建房后续工程,不足部分李建某向李俊思追偿,口头约定不再追究延期建设的违约责任。

李建某将上述房屋分别出售给我们,在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相关义务或经人民调解达成一致履行相关义务后,2011年12月李建某分别与我们买受人签订了交房协议,李建某将解放路三段550号相应房屋交付给我们。我们等在接受房屋之后,对该房屋进行装修等并搬进该房屋居住、营业至今。(从装修、搬迁入住或经营至今,从未有相关部门、单位和个人对我们的装修、入住行为提出质疑和阻拦)

2012年5月16日,李俊思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石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日被逮捕。

2013年3月,在李建某取得解放路三段550号房屋产权的第二天,通知我们过户,但在过户过程中由于石棉县法院执行局的查封冻结未能过户。

2013年6月9日,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雅刑初字第10号刑事判决。后因李俊思不服,提起上诉,2014年11月6日,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2014)雅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将李俊思的各种债权人、低于市场价30%的无效购房人、高利贷放贷人员以及我们均作为购房作为李俊思诈骗的受害人。

在我们知晓判决相关情况后,我们找到当庭法官严宏,对我们成为受害人提出异议。严宏答复:“该刑事判决只是解决刑事方面的相关问题,并不影响民事裁定和民事判决”。2015年6月,我们和李建某分别就我们成为李俊思案受害人的异议提交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我们不是本案的直接利益人,而且该判决是四川省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要求我们将相关材料按程序交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后,我们将相关材料按程序递交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多次催促后,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答复:“刑事判决与房屋权属无关,房屋权属问题及相关争议已交石棉县人民法院予以解决。”我们对成为受害人不服要求重新核实、裁定的此次请求就在几级法院间相互推诿,无果而终。

2015年李俊思对该房屋权属向石棉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5年5月28日,石棉县人民法院在名山监狱对李俊思和李建某财产确定事宜进行庭审,李建某也对李俊思进行反诉,李建某向法庭提供李俊思出资133万元左右用于该房屋建设的相关证据,要求法庭根据李俊思投资情况,按照《合同法》相关规定确定相关房屋权属并追究李俊思相关民事违约方面的责任。庭审中,我们作为证人出席庭审调查,李俊思对我们购房认可,并表示我们是房屋的唯一真实购买人。该次民事诉讼未达成调解,石棉县人民法院口头承诺再庭审后解除对该房屋的查封,并要求李俊思、李建某撤诉,李俊思、李建某在得到口头承诺后认为我们购房行为得到了石棉县法院的支持,双双撤诉。但法院对该房屋的解除冻结的承诺至今未予兑现。

2016年刑事判决中部分退赔人员,向雅安市人民法院提请强制执行,雅安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委托石棉县执行局办理相关执行案件。

2015年李俊思对该房屋权属向石棉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5年5月28日,石棉县人民法院在名山监狱对李俊思和李建某财产确定事宜进行庭审,李建某也对李俊思进行反诉,李建某向法庭提供李俊思出资133万元左右用于该房屋建设的相关证据,要求法庭根据李俊思投资情况,按照《合同法》相关规定确定相关房屋权属并追究李俊思相关民事违约方面的责任。庭审中,我们作为证人出席庭审调查,李俊思对我们购房认可,并表示我们是房屋的唯一真实购买人。该次民事诉讼未达成调解,石棉县人民法院口头承诺再庭审后解除对该房屋的查封,并要求李俊思、李建某撤诉,李俊思、李建某在得到口头承诺后认为我们购房行为得到了石棉县法院的支持,双双撤诉。但法院对该房屋的解除冻结的承诺至今未予兑现。

2016年刑事判决中部分退赔人员,向雅安市人民法院提请强制执行,雅安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委托石棉县执行局办理相关执行案件。我们的噩梦也是由此开始。

2017年12月11日,石棉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川1824执320号执行裁定,执行裁定中载明:“经查,2009年7月27日,李俊思和宋仕莫与李建某签订联建房屋协议,有李建某提供宅基地及三通一平,负责相关建房手续,李俊思、宋仕某负责出资修建石棉县解放路三段550号的私有住宅。并约定房子修好后,地下室负二楼车库的一半、一楼的两间门面、二楼商务楼、四楼商务楼、五楼后单元两套住房、六楼住宿楼、七楼住宿楼后单元两套住房属于李俊思、宋仕某,其余房产属于李建某。房屋修建过程中,宋仕某于2010年3月与李建某、李俊思终止联建房屋协议,推出合作建房,并与李俊了结债券债务。后李俊思继续按联建房屋协议与李建某联合修建石棉县解放路三段550号私有住宅(该房屋建成后经测绘并进行房牌号登记)。依照。。。”做出裁定:一、查封石棉县解放路三段550号101号车位、…和我们购买并早已搬迁入住(经营)的房屋201、202、203、204、401、402、403、404、405、505、601、602、603和605号房屋。

2018年1月,我们以及李建某向石棉县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2018年1月11日,石棉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川1824执异3号等执行裁定,认为相关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后来,我们多次找到石棉县人民法院咨询依法维权途径,石棉县人民法院要求我们将李俊思案受害人列为被告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2018年 1月,我们向石棉县人民法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2018年7月31日,石棉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川1824民初127号等民事判决,判决中载明“本院查明:’我们签订合同、履行合同、装修搬迁入住(经营)等行为均发生在李俊思因诈骗罪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既无证据证明我们对房屋未过户到我们名下存在过错,亦无证据显示我们与李建某、李俊思有串通之嫌;我们已履行了买卖合同的主要义务,实际占有房屋并装修入住至今,已经具有相应的物权期待权,该物权期待权应受法律保护。’”石棉县人民法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对我们起诉停止对涉案房屋强制执行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并要求我们签订放弃退赔的承诺书。石棉县人民法院同时以“房屋登记在李建某名下,李建某才是该房屋物权人,无法对自己提出诉讼为由”要求李建某撤诉,李建某见我们购房权益得到法院维护后,听从法院意见,予以撤诉。

判决后,李俊思案的部分受害人(即申请执行人)不服判决上诉至中院。2019年1月28日,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川18民终1049号民事判决,判决中载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但法律适用错误,应予纠正。”判决:1.撤销(2018)川1824民初127号等民事判决;2.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2019年4月,我们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本案执行法院直接以执行裁定书的形式就确定了李俊思对涉案房屋享有的财产权范围,完全逾越了法律、司法解释确定的执行权力范围,不当行使了审判庭的审判权,严重损害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二审法院支持执行法院对案件事实的认定,明显缺乏证据证明,该情形完全符合申请再审条件,但遗憾的是,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也已刑事判决作为证据驳回了我们的再审请求。

(2018)川18民终1049号民事判决下达后,石棉县人民法院继续执行(2016)川1824执异320号执行裁定。2019年4月,石棉县执行局违规要求我们缴纳执行保证金并按照法院执行要求签订执行保证书。迫于石棉县法院执行局的压力,2019年5月我们被迫向石棉县法院执行局缴纳执行保证金并按照他们给出的模板依要求手写上交执行保证书。

在石棉县人民法院对解放路三段550号房屋进行拍卖执行程序中,委托评估机构对涉案房屋(石棉县解放路三段550号)进行了评估。2019年9月17日,我们对石棉县人民法院委托的成都九鼎房地产交易评估有限公司在房屋评估过程中的漏评、错评、评估报告与实际不符等情况向石棉县人民法院提出异议。2019年9月29日,石棉县人民法院委托的成都九鼎房地产交易评估有限公司对我们的评估报告异议申请书进行回复,对我们的异议均未采纳,同时载明“评估价值系在价值时点(2019年8月8日)的公开、平等、自愿交易的市场客观价值。”

2019年10月16日,石棉县人民法院拟将房屋进行挂网拍卖。申请人从石棉县人民法院院了解到,其挂网拍卖价是以评估价下浮30%予以确定,包括了属于我们所有的装修评估价(该部分装修系单独评估,按照评估报告装修评估总价为:1112640元,折资损失达333792元)。我们认为,装修所对应的财产范围完全属于我们所有。石棉县人民法院在挂网拍卖时,以评估价下浮30%予以确定拍卖价款,严重损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

基于此,我们于2019年10月25日向石棉县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请其依法撤销在确定挂网拍卖价时,对装修评估价予以下浮的拍卖措施。但在异议递交过程中,石棉县法院要求我们将执行异议修改为《执行价格异议》。

2019年10月29日,按照石棉县执行局通知我们到石棉县人民法院对我们提出的异议予以解释,大体内容为:装修与房屋为一体,经审委会研究决定对其进行统一降价确定起拍价,我们无权提出价格异议,在拍卖价格高于评估价时,我们装修费用适当考虑,我们不服,要求石棉县法院书面答复执行异议,被其拒绝。

2019年11月1日,我们向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递交《执行异议申请书》。

2019年11月13日,我们电话向石棉县执行局要求对我们的《执行异议》给予我们书面回复,石棉县执行局答复:需请示领导后答复。

2019年4月,基于(2018)川18民终1049号民事判决,证明了刑事判决对我们合法权益的损害。我们向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2014)雅刑初字第4号刑事判决提出刑事申诉,雅安市中级人员法院于2019年4月12日进行审查。2019年11月8日,雅安市中院对我们的刑事判决予以驳回,2019年11月13日,我们的代理律师领取判决并反馈我们。

2019年11月14日,我们向雅安市法院执行局询问我们提交的《执行异议》办理情况,其答复已转交石棉县法院执行局办理。

2019年11月14日,我们到石棉县执行局询问《执行异议》办理情况,并就其网络拍卖行为造成我们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情况再次依《最高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六条特提出《执行异议申请》,被石棉县法院执行局拒收。在我们要求石棉县法院执行局书面回复《执行异议申请》书办理情况,到底市予以驳回还是正在审查。石棉县法院回复:“不符合执行异议提出条件。”在我们要求其书面回复驳回意见时,答复我们:“经领导决定,你们提的《执行异议》我们只作口头回复,并作书面记录。”

2019年11月19日,在李俊思被刑事拘留前通过人民调解或合同履行搬迁入住的12户人中仅有3户筹齐钱款将被石棉县法院执行的房屋中404、601、402通过司法拍卖购回,门面和二楼流拍,其余房屋均低于市场评估价被申请执行人(刑事判决中部分受害人)买走。

2019年11月29日,石棉县法院责令我们于12月10前搬离房屋。


暂无留言,赶快评论吧

欢迎留言